當前位置: 首頁 >> 國有文化 >> 正文
更好用中國文藝理論解讀文藝實踐
2019-05-13   人民網 審核人:   (點擊: )
[字號: ]

對話人:張 江(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

高 楠(遼寧大學文學院教授)

高建平(深圳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教授)

段吉方(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院長、教授)

南 帆(福建社會科學院院長、教授)

中國當代文藝理論建設已經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這不僅指我們擁有豐富的學術資源、開闊的理論視野,更重要的是,經過長期探索,我們已具備理論建設的正確認識和成熟心態。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中國文藝理論才能夠更好解讀中國文藝實踐

張江:3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的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委員時發表重要講話,希望廣大文藝工作者、社科工作者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把當代中國發展進步和當代中國人精彩生活表現好展示好,把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闡釋好,更好用中國理論解讀中國實踐。對文藝理論發展而言,能否將這一要求貫徹好、落實好,關乎理論與實踐的關系,關乎文藝理論的未來。

中國文藝實踐具有獨特性

高楠:近年來,隨著世界范圍內文化交流加強,一些學者傾向將研究興趣放在文藝共性問題上,“世界文學”概念一度受到熱捧。誠然,在本質屬性、演變脈絡、傳播規律等宏觀維度,各個國家和民族的文藝實踐有相通之處。但毫無疑問,每個國家、每個民族文藝實踐都有其獨特性。

中國文藝實踐的獨特性可以從文藝媒介、文藝風貌、文藝功能等文藝自身范疇內予以闡述,但從根本上講,中國文藝實踐的獨特性來源于中國歷史文化的獨特性。

在數千年歷史演進中,中華民族形成具有鮮明民族特色的世界觀、人生觀以及理想信念、價值理念、道德觀念,并已深深融入中國人血液之中,沉淀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中國文藝實踐,某種程度上說,就是中華民族文化基因的投射。從微觀角度來講,任何時代的文藝實踐都在呼應歷史的風云際會。以當代文學為例,沒有改革開放的浩蕩春風,就沒有改革文學的橫空出世,沒有互聯網技術的蓬勃發展,網絡文學異軍突起也不可想象。換言之,中國歷史的獨特性造就中國文藝實踐的獨特性。中國文藝實踐從孕育環境到精神承載,都具有不可復制的獨特性。

照搬西方理論解決不了中國問題

張江:事實上,無論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以降的文藝實踐,還是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的社會實踐,其獨特性都毋庸置疑。因此,任何一種外來理論,如果原封不動地照搬,都無法闡釋中國實踐,更難以引領和指導實踐。“唯洋是舉”“唯洋是從”曾一度在文藝界盛行,喧囂過后,我們發現,耽于移植、熱衷搬運解決不了中國文藝問題。

高建平:對于西方文藝理論,應當辯證地看。中國有自己的國情,中國文藝有自身的傳統。這種傳統體現在中國人的生活實踐中,體現在中國文藝久遠的歷史中,體現在中華美學精神中,也體現在漢語這個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表現力極其豐富的語言中。用英詩分析法分析漢語詩,難免削足適履,用法國結構主義敘事學解讀中國小說,難免隔靴搔癢。在藝術分析中更是如此。許多西方藝術史專家在談到中國畫的“氣韻”“筆墨”時,大多用空洞浮泛的語言一帶而過。

我曾提出要從“美學在中國”轉向“中國美學”,中國文藝理論也是如此。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曾致力于從蘇聯、歐美引進文藝理論,是“文藝理論在中國”,今天我們更要致力在消化吸收基礎上建立“中國文藝理論”。這種理論繼承發展中國古代文論傳統,批判借鑒國外文藝理論,更為重要的是要立足中國文藝實踐,本著“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原則,建立既是中國的又是當代的文藝理論,這種理論能夠實現國際對話,更能解決中國問題。

在當代中國文藝理論界,一些學者照搬照抄西方理論,以復述代替研究,眼中沒有中國實際,不研究當下文藝實踐中的問題,理論與批評脫節,成為學術時尚的追逐者。這些都不足取。

中國文藝理論生長自中國文藝實踐的沃土

張江:包括西方文藝理論在內的外來文藝理論,對中國文藝理論建設當然不乏鏡鑒意義,但是這種鏡鑒不是生搬硬套,更不是盲目崇拜,而是雙向的對話和交流。根本上,還是要在中國文藝實踐土壤中,生長起我們自己的文藝理論。

段吉方:無論何種文藝理論,都離不開文藝實踐所提供的經驗土壤和思想空間。文藝理論在與文藝實踐構成一系列闡釋關系的過程中標識了它的必要性;各種文藝實踐也在不斷引發文藝理論闡釋行動的過程中,彰顯其社會價值和文化價值。

中國文藝理論是中國歷代哲學家、美學家、文學家、文論家在深入總結中國文藝經驗基礎上產生的,具有充分的中華民族文化特色和美學特征。在漫長的理論探索和美學爭鳴中,中國文藝理論形成如形神、神思、風骨、虛實、意境、意象、情采、妙悟等一系列獨特的概念、范疇和話語。面對紛繁復雜的文藝創作實踐,中國文藝理論表現出出色的理論把握能力和思想解析能力,其理論形態和話語體系在具體文藝實踐中融合發展。可以說,這種理論生成特征使中國文藝理論與中國文藝實踐之間具有天然的闡釋互補性。

當然,我們強調中國文藝理論闡釋中國文藝實踐的有效性,并不是排斥外國文藝理論的借鑒價值,不忘本來,吸收外來,本身也是文藝闡釋活動的重要途徑。當代中國文藝實踐正走向審美表現形式的多樣化,各種門類藝術創作蓬勃發展,各種藝術理念與批評觀念層出不窮,迫切需要中國文藝理論進一步更新觀念,夯實核心概念,完善話語體系,對多元發展的中國文藝實踐不斷做出有力闡釋,在培根鑄魂的道路上發揮更大作用。

一磚一瓦構建中國特色文藝理論體系

張江:構建中國特色文藝理論體系,是一個宏大命題,需要文藝理論界付出長久而艱辛的努力。需要注意的是,構建中國特色文藝理論體系漸成學界共識,但在推進道路上,大而化之易,具體而微難,空喊口號易,付諸實踐難。中國特色文藝理論體系建設,除了宏觀維度的考量,更迫切需要大功細作,從概念、范疇、術語及具體議題設置等微觀層面入手,條分縷析,聚沙成塔,一磚一瓦搭建大廈。

南帆:很長一段時間,文藝理論穿行于學院講臺和專業雜志,顯現出必要的學術嚴謹。但是,作為一種人文學科的知識體系,文藝理論終將與社會、現實、人民、歷史、大地這些重要命題產生聯系。

當代中國文藝理論擁有豐富的學術資源。從先秦到晚清,先人留下眾多文藝經驗的精彩總結;五四新文化運動迄今,一大批文藝家不僅開創新型現代文藝,而且刷新文藝理論形態。另一方面,近代以來隨著“開眼看世界”,從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到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種種理論漸為人知。這一切共同組成當代文藝理論的開闊視野。

文藝理論建設還必須始終感受來自社會、現實、人民、歷史、大地的中國經驗。文藝理論研究對象通常是作品,例如文學、戲曲、繪畫、音樂、電影、電視劇等。相對于社會學或經濟學,文藝理論并不直接考察社會現實。然而,這種狀況恰恰構成文藝理論與社會現實的復雜聯系——文藝理論必須從作品內容、藝術形式以及生產機制中發現中國經驗的特殊表現,從中聆聽時代聲音。

文藝理論的另一個研究對象是文藝創作者。文藝理論有責任表明從文化傳統、道德修養、現實語境到個人特殊遭遇,究竟是哪些因素造就了一個藝術家。杜甫、曹雪芹、魯迅不可能產生于西方文化,正如莎士比亞、托爾斯泰不可能產生于中國。文藝理論正是在這種研究中顯示中國經驗的本土特征。

文藝理論的本土特征還體現在對文藝形式的考察。無論是詩詞格律、章回小說、地方戲曲還是電影電視劇,種種文藝形式的出現無不可追溯到某一特定時期的歷史文化條件。文藝理論不僅要善于總結藝術發展經驗,而且要善于探知藝術脈動。

中國特色文藝理論體系要在作品、藝術家和文藝形式三個領域的考察之中,提煉中國文藝實踐的獨特經驗,進而形成新的中國文論命題和話語。

張江:中國當代文藝理論建設已經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這不僅指我們擁有豐富的學術資源、開闊的理論視野,更重要的是,經過長期探索,我們已具備理論建設的正確認識和成熟心態。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中國文藝理論才能夠更好解讀中國文藝實踐。

已是首條
下一條:有效提升文藝引領能力
關閉窗口
快乐飞艇开奖记录